外墙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外墙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之鬼友-【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25:32 阅读: 来源:外墙岩棉板厂家

上一篇:《鬼话闲聊之血艳如花》

赵诚与秋一岳从小一起玩耍长大,在赵诚10岁那年,秋一岳家遭到了灭门之祸,秋一岳和他的母亲还有妹妹全死于非命。

这场灭门案震惊了全市,案子不到一年就告破,据说凶手是秋一岳的舅舅,因为秋一岳的祖父传下的财产分割不公,对秋一岳一家三口起了杀念。

幸好当时秋一岳的父亲不在家侥幸逃过此劫。

赵诚带着对秋一岳的思念和回忆一天天长大,这一年他考上了外省的a重点大学。

这是赵诚长这么大第一次离开自己的家乡和父母去远行。

怀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赵诚拖着行李箱登上了列车。

赵诚站在列车上,望着那熟悉的乡土,一股不舍不情涌起。就在他转身钻入列车箱时,隐约瞧见月台上站着个小小的身影,那身影单薄瘦小,像极了小时的秋一岳。

赵诚望着那小小的身影眸眶发胀,不禁感叹,如果秋一岳还在,肯定也与自己一样,拖着行李箱前往大学完成心中的梦想!

赵诚想得出神,直至列车鸣笛才找回自己。

与赵诚坐在一起的是个帅气的男孩,这男孩恰好也要去往a重点大学。

两人结伴不免话多了些。

从交谈中,赵诚得知这个男孩名叫邱已悦,与他幼时的玩伴秋一岳同音不同字。

也许是秋一岳带给他的记忆太深,他与邱已悦闲谈时,总感觉他的朋友秋一岳又回来了。

两人相伴去了a重点大学,好巧不巧,邱已悦的宿舍就在赵诚隔壁。

两人下完课又一起玩乐,很快四年的大学生涯即将结束,这日赵诚问邱已悦将来的去向。

邱已悦却说:“诚子,你去哪我就去哪!”

赵诚以为他在开玩笑,并不将他的话放在心上。

青春总是美好,爱情在这个时候自然到来。

赵诚与同系的女生柏学梅谈起恋爱,渐渐地与邱已悦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直到有一天,柏学梅养得猫突然死了,赵诚陪着柏学梅去了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埋猫,这才又遇见邱已悦。

“已悦你还好吗?”赵诚主动与邱已悦打招呼。

邱已悦望着赵诚身边的柏学梅将脸撇向一边,显然在生气。

又见赵诚手里抱着一只死猫,邱已悦一言不发,一把夺去将死猫扔在地上,用脚踩了又踩,直至那猫的内脏肠子全暴出来才停手。

柏学梅见自己心爱的小猫被人如此践踏,扑上去厮打邱已悦。

邱已悦见柏学梅扑来,赶紧将事先备好的粗麻绳打了个套圈,揪住柏学梅的头发,将她的头按进套圈,随后将套圈收紧。

柏学梅难受地两眼翻白,两只脚在地上不停挣扎试图想挣脱,邱已悦将套圈牢牢抓住就是不放。

赵诚以为邱已悦疯了,赶紧上去阻止他。

然而邱已悦并不睬他,仍旧抓住套圈不放,直至柏学梅晕死过去他才松手。

赵诚对邱已悦的行为深恶痛疾,指着邱已悦大喊:“你杀人了!杀人是要偿命的!”

邱已悦低头不语,赵诚气得转身就跑。

这一夜赵诚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刚才的事还历历在目,他一直担心邱已悦随时会被警察带走。

直至天亮,也没听到警铃响,隔壁宿舍似乎比他这边还要安静。

赵诚生觉不安,一骨碌爬起,跑去柏学梅死去的地方再看看,却见那里一片繁花似海,哪里有什么尸体?

赵诚不敢置信的挠挠脑门,又一口气跑回宿舍,冲着邱已悦的宿舍大喊:“邱已悦你给我滚出来!”

隔壁的宿舍门开了,走出来一个人却不是邱已悦:“喊什么呢?我们宿舍没这个人!”

赵诚才不信他,越过那人进入宿舍,指着邱已悦睡得那张床道:“我找睡在这张床上的人!”

那位同学这才摸着脑袋笑着说:“喔!你找他呀!早说嘛!他前天回老家了,听说他妈病了,要过两天才回来!”

赵诚越想越觉不能,他昨天还见邱已悦的,这位同学说得好像跟他想得不是同一个人。

“那我问你这位同学叫什么?”赵诚越发疑惑,再次指着面前的那张床说。

“他叫张延!”

赵诚脑袋一幪,差点倒过去。

他不敢相信,邱也悦似乎一夜间从地球上消失了。不,消失了不算,更重要的是,他问过邱已悦班上的同学,得知他们班压根就没邱已悦这号人。

邱已悦如个迷一样堆在赵诚心里。

赵诚不时又想起柏学梅的死,一口气跑到校长室,准备向校长报案,哪知前脚刚迈进校长室,却见柏学梅有说有笑地从校长室出来,经过他身边时,狠狠白了他一眼,那样子像是从不认识他似的。

赵诚被石化,只好就此打住。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除了邱已悦不在,一切都很正常,校园里平静地如同没有风的海面。

赵诚却没那般好过,埋在他心底的迷团一直萦绕纠缠着,久久不能释怀。

转眼到了举行毕业典礼的日子,同学们个个焕然一新,打算将最美好的一面映在那照片里。

赵诚也与那些同学一样,好好打扮了一番,当他穿好衣服准备穿鞋时,却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鞋。

眼见拍毕业照的时间就要到,赵诚无奈只得换了双旧鞋。

相机前,大伙齐喊:“茄子!”

“咔嚓!”闪光灯下,映下这最难忘的一刻。

就在这时,赵诚发现,邱已悦就站在相机前冲他微笑,手里拎着双崭新的运动鞋。

那鞋赵诚认得,就是他昨天刚买的那双。想不到那鞋会被邱已悦拿了去,他心里窝着团气,大步跑去,将邱已悦的衣领一把拎起。

“这些日子你去哪了?”赵诚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呼叫。

邱已悦不紧不慢地笑着说:“没去哪啊!大家都在忙着准备毕业答辩,我也得准备啊!”

“骗谁呢?”赵诚鼻子连哼。

“我问你,你到底住哪间宿舍?”赵诚继续追问。

邱已悦察觉出今日的赵诚情绪不对,挪开赵诚的手。

冰凉的触感让赵诚一怔,适才发觉邱已悦的面色似乎比之前还要苍白。

“你病了?”赵诚压低了声音,为自己刚才的行为抱歉。

邱已悦淡然一笑,将手里的鞋子递给赵诚。

“下次买鞋注意看下鞋底,这么长的一根钢钉,不扎伤脚才怪!”

赵诚一愣,接过鞋将鞋底翻开一看,果然有个被利物扎破的洞。

赵诚适才明白,邱已悦是去给他的鞋子拔钉去了,可惜没来得及赶上他拍照。

赵诚不那意思地拍邱已悦地肩。

却听邱已悦郑重地对他说:“诚子,我要走了!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

赵诚不以为然地说:“毕业了,我们都要走了!”

邱已悦苍白的脸上挤出一丝笑意,随后拉着赵诚往女生宿舍的方向走。

在那里柏学梅正在收拾行李,看样子是打算搬宿舍。

“去吧!之前,我把你与她的记忆抽去了,现在我又让她重新想起!朋友祝你幸福!我该走了!”邱已悦说。

赵诚越听越糊涂,在看邱已悦,高大的身影一点点在消失。

赵诚傻愣在原地,看着邱已悦就这样离去了,久久回不了神。

柏学梅瞧见赵诚,朝他走来,将一份信递给了他。

“这是你朋友托我带给你的!”

赵诚接过信,见信封上只有收件人“赵诚”两字,却没有寄件人的署名。

怀着疑惑的心,赵诚将信打开,适才明白这信是邱已悦写给他的。

邱已悦说,他便是赵诚的伙伴秋一岳,因为放不下赵诚,在赵诚登上列车那会便跟着赵诚来到了这所大学。因为柏学梅命格属阴,那只猫死后将自己的魂魄附在了柏学梅身上,他担心被附身的柏学梅会对赵诚不利,便用了非正常手段将那只猫的魂魄赶了走,又怕因此吓坏了柏学梅,不得已将柏学梅的记忆抽离……

赵诚明白是自己错怪了朋友,泪水簌簌直落。

“原来他一直都在我身边!”赵诚呐呐自语。

从此每到秋一岳的祭日,赵诚都要携着柏学梅一起去看望老朋友!

两年后赵诚生了个儿子,那孩子一出世就冲着赵诚喊:“老朋友我回来了!”(完结)

查看更多:《民间鬼故事》

廊坊男科检查医院去哪里割假性包皮过长有哪些危害

生物免疫细胞治疗前列腺癌费用多少是不是很贵

哪里可以在公立医院做三代试管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