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墙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外墙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之血咒-【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6:14:10 阅读: 来源:外墙岩棉板厂家

上一篇:《鬼话闲聊之琉璃怨(下)》

孟可盈家世代经营珠宝,到了孟可盈这代,孟氏珠宝店已遍布全球,可惜孟家几代只出女儿,不出男儿,为了传宗接代只能依靠招婿入门。

话说孟家女子个个美貌天仙,可惜命都不长,几乎一生下接班人便撒手离世。

孟可盈的母亲、外婆……均是如此,孟家几乎像被诅咒了一般,每一代都逃不开这样的命运。这年孟可盈已经二十三岁,距离诅咒还有二年不到。大学刚毕业后,父亲便将她安排进公司,准备接手家族生意,可惜孟可盈对经营珠宝不敢兴趣,偏偏对鉴定珠宝热情独衷。

父亲无奈只能劝她,说这是孟氏先人留下的心血,不能败在她手上,二十五岁之前,必须将生意交给她才能将孟氏珠宝发扬光大。

孟可盈不以为然,一只耳朵进,另一只耳朵出。

闲下无事,带了些钱,与几个朋友去各地拍卖会上兜耍。

这一日,她听说上海拍卖行要拍清康熙年间的一些文物和珠宝,便早早赶去拍卖行。

来竞拍的人还真不少,个个都是文物爱好者和行家,将拍卖行场馆暴满。

她此行目的,是要拍到那颗琉璃珠。然而冲着那颗琉璃珠来得人似乎还真不少。当那颗琉璃珠开始叫拍时,她还没出手,身旁一对男女就紧跟着琉璃珠开始叫价。

孟可盈觉得好玩,干脆放弃,看着那对俊男靓女不停地较价,最后那俊男花了一千万买了去,气得那美女直朝那俊男瞪眼。

琉璃珠被拍走后,孟可盈以为没什么玩头便打算离开,这时主办方却突然增加了一项竟拍项目-----一颗鸽子蛋大小的红宝石。

孟家女子生来对珠宝敏感,她们有双独特的慧眼,居然能读懂每颗宝石里的秘密。

而这颗红宝石,是孟可盈从来没有见过的特种红艳,寻常的能达到鸽血红级品的红宝石已是屈指可数,而这颗居然比鸽血红还要来得鲜红欲滴,加上个头又大,可谓百年难得的珍宝。

孟可盈注视着那颗红宝石,隐约间她看到宝石里躺着个美男,那美男脸色苍白,似乎睡了很久很久。

孟可盈一怔,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以前看宝石,她能读懂每颗宝石的来历和年代,可是这次,她居然从宝石里看到了一个美男,还是个美得不像话,美得无法言语的美男,她被自己吓了一跳。

擦擦眼再看,那男子倏地睁开眼,一双红艳如血的眼睛,让她吓得差点叫起来。

孟可盈觉得那宝石邪门,居然让她产生了幻觉,拿起包就要走,就在这时,另一个高个子美男竟然以全场最高价一千万的价格将宝石拍下。

那男子买到宝石后,很多人被如此巨大的天文数字瞪舌,为表友好,又纷纷向他表示祝贺,那高个子美男却唤人将宝石拿给孟可盈。

“如果在下没猜错的话,这位小姐就是孟氏珠宝的继承人孟可盈小姐!”高个子美男说。

孟可盈瞧了瞧眼前的美男,不觉蹙紧眉头,她好像跟这美男八竿子打不到一块,这美男居然将这么贵重的红宝石拿给她,疯子!

“我是孟可盈,却跟先生不熟,如此贵重东西,我可授之不起,还请先生自己收好!”说时提包就走。

那美男却在她身后打起口哨,玩世不恭样让孟可盈十分讨厌。

“我叫古予!替我向孟伯父问好!说我明天就去拜访他!”美男冲着孟可盈喊道。

他居然姓古!那个孟家传说中的死对头!不是说姓古的没有后人了么,怎会会突然冒出这么一个!

孟可盈突然想到孟家的祖训,一路心思沉沉,慌乱地回到家中。

脑子里怎么也抹不去那宝石里的美男和那位叫古予的男子。

她以为自己定是想多了,才会将这两人的身影刻映在大脑里挥之不去,她让自己放松,尽量不要再想。

晚上她却做了个奇怪的梦。

她梦见自己跟古予一起去探宝。

两人进了一座古墓,那古墓很大,阴暗森森的,墓里的宝贝很多,看来像是座贵族墓。

孟可盈站在那堆得比她还高的陪葬品中,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都觉得不是她想要的。

古予好笑地道:“盈妹想要什么?”

“我想要个特别点的!比如说像鸽子蛋一样大的红宝石!”话一出口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这情景怎会这么眼熟?孟可盈想,她想让自己醒过来,可梦魇着就是醒不了。

她有些着急,古予却安慰她道:“别想了,这些都是你以前的记忆!”

孟可盈瞬间掉入冰窖,似醒不醒的,梦依旧继续。

就在这时古予已打开一具棺木,她将手里的火把靠近棺木一瞧,棺里躺着一具干尸,尸体上的衣物完好,看式样像是古代的,具体哪个朝代她不敢确定。

古予在那干尸上摸了又摸,什么都没摸到,最后不死心地拔出手里的短刀,一刀刺在那干尸的心脏上,从心脏里扒出一颗鸽子蛋大小的红宝石。

“盈妹你的愿望实现了!”古予笑道,将红宝石塞进孟可盈手中。

孟可盈是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这时古予又说:“我在一本古书上看到,这颗宝石是巫人与天神沟通的灵石,听说它能赋予人享不尽的财富和智慧,可惜啊,这个人居然将灵石吞下腹中……”

古予的话还没说完,孟可盈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倏地拔出尸体上的刀,一刀刺向古予。

“盈妹你……”古予没想到孟可盈像着了魔般变得杀气腾腾。

古予无力地倒在地上,鲜血流了一地,随着鲜血的流失,他的脸瞬间煞白。

孟可盈担心古予的魂魄来找自己报仇,便将古予的尸体搬进棺木与那干尸一起沉睡,哪知在搬古予尸体时,红宝石沾了古予的血……

“啊!”孟可盈惊呼一声从梦中惊醒,一身的冷汗,让她久久不能平静。

对于那个梦,她印象深刻,仿若亲身经历过一般。

她惶恐不安地爬起,却听楼下有人在谈笑,细听声音一个是她的父亲,而另一个有些熟,但不确定是谁,下楼梯一看,她差点晕倒,那人竟是古予。

孟可盈这才相信古予昨天不是开玩笑,他说今天要来拜访她父亲现在居然真得来了!

这个古予怎么感觉神神秘秘地,他究竟想干什么?

怀着忐忑不安地心,孟可盈迅速洗漱一番下了楼。

“你来干什么?”孟可盈没好气地说。

“自然是来看你了!一大早的火气别那么大,像是吃了火药似的!”古予笑道。

孟可盈朝他直翻白眼,表示非常讨厌他。

孟父借机将孟可盈拉至一边道:“可盈有件事是时候要告诉你了!”

孟可盈见自己的父亲突然变得神神秘秘,笑道:“什么事?”

“你知道你妈妈的那颗红宝石在哪?”

“啊?”孟可盈一怔,怎么又跟红宝石扯到了一起。

“我怎么知道?我出生时妈妈就死了!”孟可盈回道。

孟父摇摇头,冲着古予又说:“我劝不了她,还是你来吧!”

孟父无奈地上了楼。

古予却不慌不忙将昨天拍来的那颗红宝石取了出来,摆在桌上:“这颗是假的!你居然看不出来?”

孟可盈一怔,她昨天只顾看宝石里的美男,压根没在意宝石的真假,现在仔细一看,果然是假的,连同那宝石里的美男也不见了踪影,现在她断定自己昨天出现了幻觉。

“是不是纳闷?”古予笑道。

“有什么好纳闷的!专家还有看走眼的时候,何况我一个刚出茅庐的!”

“喔!那你昨晚睡得可好?是不是梦见点什么?”古予别有深意地道。

孟可盈怕自己的心思被他猜中心里直发虚,料想不能再跟这人多说话,他似乎能读懂自己在想什么。

寻了个借口就想逃。

“别在逃避了好不?你就不想知道你们家为什么只出女不出男,逃不过二十五岁,生下下一代就得死么?”

“你怎么知道的?我爸说得!呵呵!”孟可盈一怔,不禁苦笑。

这秘密她一直不敢触及,因为她害怕,所以直逃避爱情,没想到今日就被人搬出来说,心里的滋味真不好受。

恋爱就要结婚,结婚就要生子,所以她强迫自己不要恋爱,以为这样便可破了那该死的咒语,孰知终究逃不过二十五岁的命运。

“要破那咒语必须把那颗红宝石找出来!你仔细想想把宝石放在哪了?”古予提醒她。

放在哪?我怎么知道,又不是我放的。

等等,那个梦!猛然间孟可盈似乎明白了什么?

指着古予说:“你是他!你没死!”

古予倒也不否认:“所以我一直寻着那红宝石,不想在拍卖场上遇见了你!你跟她还真像简直是一个人!”

这句话让孟可盈跌落谷底。

先不问古予有多少岁,按梦里的时代算起,至少也是她祖母的祖母辈的,也有二百岁!

真是个不死的妖怪!

孟可盈苦笑起。

这时古予又说:“那颗红宝石是巫族的灵石,沾了谁的血就会与谁结盟,那人便会长生不老,而得到宝石的人因为不是宝石的主人,便会被宝石世世诅咒!你的祖辈,拿走了那宝石,所以才会少年英逝,如今只有找到宝石,能能解了血咒救你!”

孟可盈脑袋生疼,心底有个声音在告诉她,那宝石在汇丰银行的保险柜里,而保险柜的钥匙在黄宾虹山水字画轴里,密码是则是她的生日。

这些记忆凭空生出,她似乎感觉瞬间回到了以前,她与古予一起探宝,最后她中了邪,拿刀杀了古予拿走了红宝石,那红宝石给她带来了无尽的财富和智慧,可是她二十五岁那年生下女儿就含血死去……

古予去银行保险柜取出红宝石,咬破自己的手指,将血滴在那红宝石上解开了咒语。

紫癜风有这个疾病吗

杭州做无痛人流哪家较好

济南治疗荨麻疹好的医院

杭州附近做人流哪家好杭州哪家无痛人流医院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