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墙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外墙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为啥相声演员会去陌陌直播说相声

发布时间:2021-01-21 19:02:26 阅读: 来源:外墙岩棉板厂家

相声演员在剧场、电视台说相声可能是大家常见的形式。不过,前些日子,著名相声团体嘻哈包袱铺来到陌陌直播说相声。刘宇钊、汉洪臻、程磊、徐宇泽四位80后的青年相声演员带着最新创作的段子入住陌陌直播,不定期直播相声内容。

和以往的网红椎子脸大行其道不同,相声演员上直播平台说相声还是比较少见。当然,这种形式还是很值得关注。因为这或许代表了舞台权力中心的变迁。

相声演员为啥会上直播平台说段子

嘻哈包袱铺2008年成立,是个相声团体,由30多人组成,平均年龄24岁,清一色是80后男生。不仅仅是在陌陌上直播,之前嘻哈包袱铺也曾经在安贞剧场演出,同时还在今日头条在线直播。

除了嘻哈包袱铺外,程林和仇云剑也曾在陌陌直播上说相声,得到了曹云金的力挺。到后来,曹云金自己也转战直播平台,成为了相声主播。除了这些较为大牌的相声演员外,各个平台上还活跃着一大批相声小主播。

之所以越来越多的相声演员会在直播平台上展示自己的才艺,主要还是三点原因:

1、相声天生适合直播。

用马伯庸的话来说,过去茶馆相声才是最早的直播雏形,说完一段儿,下面就噼里啪啦赏花篮儿,赏得多了演员还有返场。直播的逻辑和茶馆相声几乎一样,表演精彩可以刷礼物,主播和观众之间可以互动。不同之处仅仅只是茶馆相声只能坐几百个人,而直播平台上面对的是几万人甚至几十万人。这种影响力是过去所无法比拟的。

2、直播形式更为轻松,没有传统相声的羁绊和约束,可以让演员更好地发挥才艺。

直播改变的了相声演员与受众对话的模式,甚至是内容生产的方式。过去在茶馆相声,演员和观众之间是存在互动的。但是后来随着电视、广播等形式的出现,相声演员很多时候反而无法和观众进行互动。这次嘻哈包袱铺直播之后就谈到,通过弹幕可以直接看到观众的感受。这对于演员随时调整表演节奏很有帮助。

3、直播给新演员们提供了一个上升的通道。

相声行业相对还是一个比较传统封闭甚至是封建的行业,从郭德纲和曹云金、郭德纲和岳云鹏之间的关系就能窥见一般。老一辈相声演员往往会成为学阀,控制新演员的上场机会。电视、广播等大众媒体更是很难给小辈相声演员提供演出机会。

也难怪,嘻哈包袱铺第一次直播的时候,会被部分老辈演员讥讽称,没有专业精神。所谓没有专业精神,其中的原因大概是两点,一是在直播镜头前说相声不会像传统相声一样有很多程式化的繁文缛节,第二则是直播通过技术手段会让相声领域的学阀模式不再管用,任何人只有有能力都可以在镜头前展示自己。

直播可能会对现有舞台形式形成冲击

直播成本低廉,影响力大,可能会对现有舞台形式形成冲击,事实上正在成为部分相声团体转型新媒体的一种形式。

这几年来,京城相声小剧场因为成本问题正在不断关停。嘻哈包袱铺的高晓攀2014年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曾介绍,2012年嘻哈包袱铺全年流水超过6000万元。公司有70多对演员,最多的时候,北京同时有4家剧场在演出,一周剧场演出有20多场,但2014年正常营业的只有奥体中心剧场一家。2014年先后关停鼓楼、西直门、安贞三个剧场。

曾有小剧场班主算账称,小剧场演出的场租是每场1500-2000元,演员的劳务费大概是每个人200元。租金高、演出费用少,直接导致了票价贵,这让相声小剧场处于恶性循环的状态之中。

不过,在直播平台上说相声,情况大不一样。直播平台上说相声几乎是无须成本,只需要制备一套说相声的行头即可。嘻哈包袱铺在陌陌直播上一小时就拿到了240万星光值,收入近万元。虽说嘻哈包袱铺在2008年就已经成名,但对很多相声团体来说,直播的确会是一个新出路。

对相声演员如此,对其他艺术形式的演员也是如此。某直播平台一直在砸钱自制内容,上次采访这一平台的总裁时,他谈到,自家平台自制内容的主播是很多没办法上电视的小演员,他们演技不错也很努力,只是没有机会展现自己,但直播平台给他们提供了出路和机会。

直播平台对很多传统艺术也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陌陌直播上很早就有很多民族音乐、曲艺相声的表演,演奏古筝的古筝灵儿拥有67W粉丝,奏大提琴的rony肉肉竟然有11W粉丝,演奏琵琶的木木girl也有10W粉丝。

这些具备才艺的个人无需通过传统的选拔形式打怪升级,只需要在直播平台上展示自己,便能获得一大批粉丝。也正是如此,不少班社的演出都同步到了陌陌直播上。

过去我们常常以为,年轻人对相声、曲艺、民族音乐这些艺术形式不感兴趣,但是从直播平台上的反响来看,年轻用户对于这些传统艺术的接受度同样很高。只不过过去进剧场的形式太过繁琐、看电视又耽误时间。直播方便快捷,便于互动,是年轻人接受信息的最佳方式,不仅让年轻人对传统艺术路人转粉,而且还造就了一大批传统艺术达人。

这种现象对于传统艺术以及直播平台的发展都起到了很重要的启示。

过去我们总以为直播只能是网红脸、奇葩行径的天下,但直播平台不仅仅要有莺莺燕燕,更需要有诗和远方。未来不同的艺术形式都能在直播平台上得以展现。直播实际上就是一种新的传媒载体,就和广播之于报纸、电视之于广播、互联网之于电视一样,未来不管是什么样的艺术形式都能够通过直播平台得到和过去不一样的舞台效果。

看不懂到瞧不起,瞧不起到来不及

马云说,很多人输在对于新兴事物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来不及。但世界在变,天已经变了。

面对直播,很多人也是这种态度。一开始因为直播平台上遍地都是网红锥子脸,因而看不起直播。但随着直播平台上涌现出越来越多的新内容,却再也无法忽视直播带来的改变。

今天相声演员、曲艺达人在直播上的表演就是这个道理。笔者更想把现在在直播平台上展现自己艺术天分的那群相声演员、曲艺达人看成是1895年电影技术刚刚诞生时的那群电影演员。

当时的电影艺术粗糙不堪,电影甚至没有声音,演员们甚至只能演默片。正是如此,舞台剧演员往往看不电影演员,认为影视剧演员的表演是科班出身。但后来,电影艺术随着时代发展渐趋成熟,成为大众所接受的艺术形式。电影演员也逐渐被主流社会所正名。在今天,影视剧演员无论是从影响力还是片酬水准来看,都普遍高于舞台剧演员,舞台剧演员也会从舞台开始打基本功,为未来进入影视剧做准备。

直播给舞台权力中心带来的改变,可能不亚于影视剧对舞台剧的颠覆。

中国福利彩票下载手机版官网

记忆重现

风之大陆

小鹿多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