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墙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外墙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2010无人喝彩的战斗三华人小恩怨酿成的杀戮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8:18:33 阅读: 来源:外墙岩棉板厂家

2010,无人喝彩的战斗 三华人小恩怨酿成的杀戮

2010年10月13日,对生活在南非的大多数华人朋友来说,都是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但是,对同在约堡打拼的A君、B君、C君三位先生来说,发生在这一天里的一些事情,足以让他们终身难忘。

A君和C君原本是好友;但据A君自称,他和B君之间的关系,却堪称“血海深仇”。最近几年,他一直在和C君做生意,原本非常和睦的关系,因为一些债务纠纷逐渐开始出现裂痕。但是,这种裂痕导致的仇恨和敌对,却很快发展到了A君难以想像的程度,并令人难以接受的一种方式爆发出来。

蹊跷路遇熟人子弟

2010年10月9日,A君在回家的路上,路过25号路通过中华门商城附近的小镇时,在等红绿灯的时候,无意中看了一眼路旁的一座购物中心。发现里面有一名华裔青年,看上去有点像C君的侄子。由于本来在南非就有“仇家”,再加上最近与C君又出现了生意上的纠葛,A君这段时间头脑里一直绷着根警惕的弦,但当时他倒没有太在意这件事。

10日,他又开车经过这里,这次是有意无意地向里面看了一眼,竟然发现昨天的那名华裔青年还在这里徘徊,而且这一次他认准了确实是C君的侄子。更可疑的是,C君的侄子看到A君正看向这边,竟然躲了起来。考虑到两人正在闹矛盾,A君心里不禁多了一番警觉。

继续驾驶,A君竟然从车辆的反光镜中发现自己遭到可疑车辆的追踪。在南非有十年经验、有长期军旅生涯经历的A君没有敢开回家,而是驾车上了主干道,绕了两圈之后,将车开到和他之前有业务往来、今天仍然关系不错的一家保全公司黑人朋友家里。

A君描述了情况之后,保安公司的黑人主管分析,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你准备怎么办?”A君表示,家里肯定有事,希望能找几名保安,最近三五天在家里盯着一点。主管爽快地答应了,找来了五名黑人持枪保安,21:30左右,和A君一起回家。

小心谨慎布好埋伏

这一次,A君多了个心眼,他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找到了和自己一墙之隔的邻居,这里住着一位白人单亲妈妈。A君之前打电话告诉她,会有劫匪在这一带活动;这次又面对面和她商量:能否让几名保安从墙头翻过去,潜伏在自己家里面?经过A君的反覆请求,再加上500兰特的酬谢,白人女士终于同意了;于是,五名保安悄悄翻过院墙,深不知鬼不觉的埋伏在A君家里。

A君为黑人们提供了毛毯和食物,并让他们尽量不要发出声响,不要明火,减少走动,将手机调成静音。为了让保安们后顾无忧,A君为他们承诺了五天的薪资。一切安排停当后,A君便在自己的家里安坐等待。

10日平安度过。11日A君没有出门,观察住宅周围没有异样。12日早晨,A君去为大家买吃的,驾车前往布鲁玛,带了黑人保安头头,途中再次遭到可疑车辆的追踪,几次盯梢的车辆都是黑人司机。就连同车的黑人保安都对A君说:“肯定要出事!”

但是,12日再次平安度过。13日,在A君家里停留了太长时间,歹人也一直没有来,黑人保安也有些“想家”,尤其是两个家里老婆孩子等着回去的,更是显得有些焦灼。于是,A君就决定当天晚上悄悄送这两名黑人回去,第二天接新的人员来替换。按照“原定作战计划”,A君准备让黑人保安采取低姿态趴在自己的车里,再次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们带出去。

紧张激烈的街头枪战

不料,13日19:30,A君驾车刚刚出门,就看到街拐角处,有两个黑人在修车。天黑修车,本来就令人怀疑;而且修车的位置恰恰处在A君的家门口看不到的死角,这更让人担心。A君和保安头头都怀疑今晚上可能有情况,于是退了回去。但等了一会,没有动静,A君决定送其中的两名保安回家,保安头头和两名保安趴在车里、车缓缓向大门开去。

出大门,平安无事,而且外面修车的黑人和他们的车辆都已经不见了;过第一个环岛,平安无事;过第二个环岛,就在人们认为依旧平安无事的时候,斜剌里突然冲出一辆车,车上跳下来三名黑人,手持枪械,向他们的车子扑来!

情急之下,A君顾不得许多,驾车冲上了路边的草地,向第三个环岛猛冲过去。就在他们到达第三个环岛中间段、和歹徒也稍微拉开距离的时候,歹徒们已经连续开枪射击。弹雨当中,A君和车上的几名保安连滚带爬的下了车,以车身为依托,和歹徒展开了激烈的枪战。宁静的夜空中,传来了刺耳的连串枪声,好似一场激烈的战斗。然而就在此时,突然有第三辆车悄悄开了过来,这辆车并没有像普通的过客一样,看到街头枪战走避不迭,而是静悄悄的留在那里,似乎因为前面发生的枪战进退两难。车里究竟是谁?又想干什么呢?

很显然,歹徒原本认为车里只有A君一人,却没料到还有三名保安。加之保安头头之前曾当过警察,枪法精熟战术高超,一段僵持之后,一名歹徒仓皇逃走,被保安一枪打中臀部。他的两名同伙见势不妙,连忙将他救起,同样连滚带爬的跑回自己的车子,仓皇逃遁。A君和保安也上了车,就在他们调头离开现场的时候,车灯照亮了正准备驶离现场的“第三辆车”,车里坐着的,赫然竟是C君的侄子!

A君车上的保安一拥而上,将这辆车逼停。车里除了他之外,还有一名黑人,保安从他们身上搜出了两把枪,均属非法枪支。于是,为了弄清真实情况,A君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两名保安押解着C君的侄儿和那名黑人,一起来到工厂区A君的仓库进行“审讯”。

真相大白

到了厂区,在保安的喝令下,C君的侄儿和黑人跪在地上。刚刚经过一场枪战,A君的心绪也难以平静,他直截了当的对面前的同胞说:“打电话吧。”C君的侄儿则说:“已经到了这地步,不用解释,生死有命。”A君说:“说出谁指示你的,就算了。”最终,C君的侄儿拨通了电话,不出意料,接电话的是C君。

A君的话很简单:“我还活着;这事你怎么处理?谁指使的?”C君沉默一会儿,挂断了电话。半小时左右,C君再次打来电话,许诺拿出一笔钱来摆平这件事、放掉家属,A君的回答很简单:“我不要钱,我要真相。”压力之下,C君终于道出了原委。

原来,两人生意产生矛盾,造成双方的损失,C君心理不平衡,但他不是通过协商解决,而是找到了和A君有深仇大恨的B君,并承诺“你给我一笔钱,我帮你做掉A君。”B君先后支付给C君近20万兰特的定金,而C君则从伊丽莎白港和德班找来黑人杀手承办,并购买赃车用于作案;他的侄子则“亲临前线”认人踩点,监视A君的行动并部署刺杀。

按照C君的意思,本来他们还想等待更佳时机,但幕后的B君实在等不及了,催促他们快些动手。黑人们曾准备闯进A君的住宅实施谋杀,而且C君的侄子还把时间定在了10月14日——据他说,1014,一定一死,对杀人是个好意头。他们并不知道A君已经在家里埋伏了保安,看到A君驾车出来,黑人实在按捺不住,便提前实施了刺杀。

生死无扣解,杀戮何时休?

得知了事情的全过程,A君对C君的回答很简单:“钱不要,人也可以放,但要给我一个交代。”

就在这时,C君的侄子突然坐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他突然站起来,冲到一把菜刀前,举起菜刀,对准自己的两根手指,准备狠狠地剁下去。他对A君说:“别为难我叔叔!”A君动了恻隐之心,及时劝阻了他。让两个人送他回家。

随后,A君也开车回家,枪击现场已经来了大批的警察。对满地的弹壳,警方现场分析:这很有可能是一场帮派火并事件。出于种种原因考虑权衡,A君也决定不报警。

16日早晨,在严密的保安措施下,A君和C君在伊登维尔某咖啡厅见面。按照事先的约定,C君将自己的ID和亲笔写下的、当晚发生事件来龙去脉的供词,签字并打指模后放在A君这里。同时,C君按照自己的承诺,送自己的侄子回国,同时退出侨圈。

时光如梭。现在,三位当事人依旧都在约堡、这个繁华而混乱的城市打拼,各自事业有成却彼此没有联系。昔日的恩怨仍然不时困扰着他们,而当年这惊心动魄的一幕,想必他们都还没有遗忘。记者费了很大力气找到A君,他也下了很大决心才向记者讲述了当年的这个故事。当记者问他,为什么最后选择了宽恕而不是报复?他说:“生死无扣解,杀戮何时休?冤冤相报何时了。难道当出现了矛盾的时候,我们只有复仇这唯一的选择?我相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仇恨带来的只有痛苦,而宽恕会让这种痛苦归于宁静。不仅仅是我的宁静,而是所有人的宁静。我没有要钱,只要了事件经过的证明文件,是因为我不希望再经历与此有关的任何冲突与战斗,并因此伤及无辜;我希望宽恕能将仇恨永远埋葬。”听到这里,我们只希望B君和C君也都做出了同样的选择;无论仇恨有没有尽头,我们都希望宽恕为这个带有些许血色的故事画上永久的休止符。如果这一时间还会有更多进展,我们将为读者及时带来报道。

这不是好莱坞大片某个虚构的场景,而是发生在我们身边最真实的一幕。在异国他乡打拼的华人,本身已经相当不容易;融洽的华人社区和华人关系,则是我们最稳定的精神家园;而对这种稳定与融洽的破坏,则是在破坏我们自身本来就有限的生存空间。当产生矛盾的时候,寻求合理、合法的解决手段,无疑是最佳途径;而采用黑道方式的血腥杀伐,则只会给自己和他人都带来损失甚至痛苦;因为纸里包不住火,没有不透风的墙。在这里我们感谢A君,当矛盾升级为纠纷,纠纷堆积为仇恨,仇恨演变为杀戮的时候,他用自己的宽恕,将这个原本注定要以血腥悲剧色彩收尾的故事导入了一个虽然并不充满阳光、但仍然令人满意的轨道。

*为保护三方当事人隐私,所有姓名一概隐去。

成都到天门物流专线

成都货运

乌鲁木齐私家车运输公司

天津自驾车托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