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墙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外墙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诞辰一词的古今演化今时

发布时间:2019-09-29 17:15:01 阅读: 来源:外墙岩棉板厂家

“诞辰”一词的古今演化

按辞书的解释,“诞辰”即“生日”,名词。“诞辰”用于地位崇高、值得尊敬的人,其出现,自然比适用于所有人的“生日”为晚。据现在掌握的文献,最早见到的“诞辰”,应是唐中宗李显所题“十月诞辰内殿宴群臣效柏梁体联句”(《全唐诗》卷2);而“生日”,则在东汉班固所写《白虎通·姓名》就已见到了:“殷以生日名子何?殷家实,故以生日名子也。”

但是,语言是发展演变的。据笔者的观察,在现代汉语里,“诞辰”有的时候已经演化为“诞生”的同义词,在特定结构中用作动词。本文讨论“诞辰”一词发生演化的两个结构模式。所据语料,引自我们单位制作的《人民日报》语料库。这是一个大型语料库,录入了从1981年到2012年3月的《人民日报》,延续时间31年。

“诞辰日”

“诞辰日”由“诞辰”和“生日”并合演化而成。几个问题,需要辨察。

第一,这个说法,有足够的事实来支持吗?王力先生说过:“我们尊重的是事实,也就是实事求是。清朝人讲‘例不十法不立’,我再加一句,‘例外不十法不破’,也就是要摆事实讲道理。事实不足,道理不直,就有毛病。” 检索上述语料库,可以见到使用“诞辰日”的例子共73 个,包括“黄帝诞辰日、妈祖诞辰日、李大钊诞辰日、林肯诞辰日、莎士比亚诞辰日”等等,已经远远不是“例不十”了。下面是检索见到的第一个例子:1983年1月1日,是现代国际奥林匹克运动创始人顾拜旦120周年诞辰日。仅仅检索2012年1-3月,便可以见到三个例子:孔子的诞辰日那天,就是苏州的阅读节。∣有不少人建议设置植根中华文化土壤的……中华师表日。∣颁奖仪式定于2013年3月3日唐弢诞辰日进行。可见,“诞辰日”的使用频率不低,而且有越来越高的走向。

第二,既然“诞辰”就是“生日”,“诞辰日”便等于说“生日日”,这个说法通吗?通与不通,要看怎么理解语言事实。语言现象往往不是二加一等于三的绝对化关系。“诞辰日”是以“诞生日”的语义角色出现的,即“诞辰日”等于说“诞生日”。可以认为,“诞辰日”中“辰”的意义已被弱化而脱落。词语结构中,类似情况是存在的。比如,“国家”、“窗户”和“人物”,只指“国”、“窗”和“人”,“家”、“户”和“物”的语义弱化脱落;又如,好些地方称弟弟为“兄弟”,“兄”的语义弱化脱落。“诞辰”是文言词语,不在群众口头上经常使用,现代人大多数对“辰”字涵义的理解相对模糊,因而使用“诞辰日”说法时,只管语用的需求,而不考虑其原本表示什么意思。正因如此,出现新兴的演化模式,形成约定俗成、积非成是的说法,是可以理解的。

第三,“诞生日”是个现成的说法,为什么要另起炉灶,造出一个“诞辰日”?实际语言运用中,的确“诞生日”和“诞辰日”的说法都存在,但是,“诞生日”的使用数量少于“诞辰日”。“诞生”是书面语词,比“出生”庄重得多;但跟“诞辰”相比较,“诞辰”文言味更浓,显得特别古雅庄严,更能形容人们内心的崇敬高度。

第四,“诞辰日”的使用,跟语言结构的组配状态有没有什么关系?考察可知,有一定的关系。首先,有的时候,如果用本义的名词“诞辰”,会影响句子中词语组配的匀称美。比如:现行的世界读书日是英国诗人、剧作家莎士比亚的诞辰日与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的逝世日。这里“读书日—诞辰日—逝世日”对称呼应,要是不用“诞辰日”,说成“读书日—诞辰—逝世日”,句法的美感便会丧失。其次,如果用本义的名词“诞辰”,对于现代人来说,会觉得缺了点什么,感到极不自然。例如:孔孟旅游区,今年10月孔子诞辰日开放。∣他的名字屡屡见诸报端,诞辰日受到隆重纪念。——这两例如果分别说成“今年10月孔子诞辰开放”和“诞辰受到隆重纪念”,都会使人感到有点站不稳。这又从另一个角度说明,“诞辰日”的使用,跟现代汉语的语用需求相关。

“诞辰多少周年”

《咬文嚼字》2003年第8期设立专栏,刊登了8篇短文。认为“诞辰多少周年”不能说的,有2篇;认为“诞辰多少周年”和“多少周年诞辰”都不能说的,有2篇;认为“诞辰多少周年”和“多少周年诞辰”都能说的,有4篇。该栏目的“编者附言”写道:“本刊的态度是赞成两说并存。”但是,到了2011年4月份,笔者又看到一份关于语言文字规范的规定,其中仍然把“诞辰多少周年”判为病句。为此,笔者感到有必要再强调以下几点。

第一,面对语言事实。数据证明:现今文章中,“诞辰多少周年”的说法,远远多于“多少周年诞辰”。数据来自对上述语料库的全面搜索。以孙中山来说,“孙中山诞辰多少周年”和“孙中山多少周年诞辰”的说法都有。但是,31年的《人民日报》上,“孙中山诞辰多少周年”一共出现278次,而“孙中山多少周年诞辰”仅出现10次。再以鲁迅来说,“鲁迅诞辰多少周年”和“鲁迅多少周年诞辰”的说法都有。但是,31年的《人民日报》上,“鲁迅诞辰多少周年”一共出现132次,而“鲁迅多少周年诞辰”仅出现6次。

第二,面对词语原义。无疑,古文献里“诞辰”都用在“生日”的意义之上。本文开头举过李显的用例。同类例子不胜枚举。但是,上一部分的分析已经有力地证明,经过漫长时间的擦磨,在现代汉语里“诞辰日”的说法中,“诞辰”已经动词化,不再等同于“生日”。同样,在“诞辰多少周年”的说法中,语言使用者也把“诞辰”视同了动词。比如:今年是鲁迅逝世60周年和法国文学家罗曼·罗兰诞辰130周年。这里,“鲁迅逝世60周年”和“法国文学家罗曼·罗兰诞辰130周年”对举使用,“逝世”映衬出了“诞辰”的动词性。

第三,面对语用导向。为什么“诞辰多少周年”的说法多于“多少周年诞辰”?其重要原因是句法组织的类化。比如“海南建省多少周年、西藏通车多少周年、茅盾去世多少周年”等等说法常见于举行庆祝活动、纪念活动的场合。类化开来,“茅盾诞辰多少周年”之类说法便出现了,流行起来了。那么,既然可以把“诞辰”和“诞生”当作同义词来使用,为什么不直截了当地统一使用“诞生多少周年”?这里也有一个数据:31年的《人民日报》上,“鲁迅诞辰多少周年”一共出现132次,而“鲁迅诞生多少周年”仅出现15次。诚然,“诞辰”更适合用于特别值得尊崇的人物,因而在“诞辰多少周年”格式中使用频率压倒了“诞生”。

语言学家不是语言的指挥官,而是语言的解说员。语言学家应该用发展的眼光尽可能全面地观察语言事实,不要拘泥于古法。事实上,关于“诞辰”一词的使用,语言学家们已经在顺应语言的发展观和群众观了。比如,在语言学界权威刊物《中国语文》上面,近年多次看到这样的标题:黎锦熙先生诞辰120周年纪念暨学术思想研讨会在京举行∣纪念高名凯先生诞辰100周年。这里,用的都是“诞辰多少周年”的模式。古人云:“论必据迹”。“观天下书未遍,不得妄下雌黄”。重温朴学名言,可以得到启示。

稳增长政策不停歇调整夯实慢牛走势0

拾音社乔任梁秘拍新剧 受邀“国剧盛典”将献唱

巢湖中国钢价狂跌 无力支撑铁矿石高价

电缆卷筒上饶市信州区茅家岭街道下水道疏通安装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