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墙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外墙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尸变的爷爷

发布时间:2019-06-07 02:12:55 阅读: 来源:外墙岩棉板厂家

自从因为上次给爷爷送丧礼,而在回来的路上因看见那个女鬼而被附身,导致张明恐惧了很多天。 即便是在阴阳师治好了张明的奇怪感冒后,张明也是寸步不离地跟着姑姑或者爸爸,从不赶独自一个人呆着。

也正好,张明的姑姑一时半会还不会走,否则张明就真的悲剧了……

这天,距离爷爷的丧事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张明也从爷爷的丧事和见鬼的经历的阴影下,渐渐地好转了一些,可在晚上还是不赶一个人呆太久……

听说昨晚村东头老王家死了一只羊,本来有着三十多只羊,每天晚上老王都会准时把羊赶进圈里。可就今早起来一看,只见在羊圈的栏杆上挂着一只死羊,据老王说那羊是被外物生生掏死的,心肝肠肺都没了,满地都是血,只是碍于栏杆的缝隙小,没有把羊拿出来。

可让人奇怪的是,在羊的周围和旁边,没有发现任何野兽的痕迹,爸爸坐在炕上疑惑地跟姑姑说道。

也许天上飞的呢,或者是有人呢,故意祸害老王头一家呢,姑姑不在意地说道。

也许吧!对了

张明呢,怎么不见他人那,最近有没有好些,爸爸很担心地说道。

好点了,这不,刚刚出去玩了,哎!

可怜这孩子,从小就没了妈,如今又这样姑姑很为张明悲哀地说着。

那就麻烦你先照顾下张明了,我这一天天也很少在家,除非是活少,我才会白天回来,不然都得要晚上回来,爸爸说道。

你就放心吧,张明那有我呢…………

这天,说来也奇怪,白的快,黑的也快。这不,现在天就要黑了,只是还存在那么一丝丝光明。

张明由于恐惧很多天,如今好不容解放一下,一时兴奋,便忘记了时间。“哎呀” 天快黑了,我该回家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句。

是啊、是啊,我也要回家了,不一会,本来有着六个人的,眨眼间走了四个,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如今都回家了,只剩下张明和另一个小伙伴,他叫张鹏,家住村东头,也就是老王家的邻居。

张明,这天都快黑了,你怎么不回家啊,张鹏疑惑地问道?

我、我有点害怕,太黑了,虽说在张明身边看着天不算黑,但放眼往村里一看,只见黑彤彤一片,就像一只巨兽张着大嘴,在那等待着猎物走进。

奥,至于张明的遭遇,张鹏多多少少也是知道一些的,要不你先到我家吧!然后打个电话让你家人来接你。

嗯,谢谢你了张鹏,张明感激地说道。

没事,走吧!我家就在前面。张明跟着张鹏很快来到了张鹏家了,到了张鹏家一看,现在已经快七点了。于是,赶紧找到张鹏的妈妈,开始给张明的家人打电话。

“嘟” “嘟”……

喂,是张明家吗?我是村东头…………

好了,张明,你先去跟张鹏玩吧,一会你姑姑来接你,张鹏的妈妈说道。

嗯……

在将近快半个小时后,张明的姑姑果然来了, 姑姑,看见姑姑来,张明就像抓住稻命草一般,扑进姑姑的怀里。

没事,张明,姑姑这不来了吗,对于乡村人的热情好客,既然来了,那就到屋里坐会吧!于是张明的姑姑跟张鹏的妈妈那进屋了,而张鹏和张明也就到西屋去玩了。

不知过了多久,反正天已经很黑了,虽说不是伸手不见五指但也是漆黑一片,只有那宽阔的大道上,看上去才不是很黑。

张明抓住姑姑的手,告别张鹏的家人,便向家里走去。说来也巧,这天本来前一阵还是满天星星的,即便月亮也是很亮的的,而现在,星星早已不见了踪影,而那明亮的月亮也被朵朵乌云遮住。真是 应了那句话 “是福不是祸,是祸你怎么也躲不过”……

张明跟着姑姑,走出张鹏家的大门,走过那伸手不见五指的沙石路,终于来到了大道上。终于看见了光亮……

可就在张明跟着姑姑刚到大道上不久, “突然” 刮起了阵阵阴风,寒风刺骨,呼呼风声在耳边吹过,张明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满身鸡皮疙瘩……

此时的张明害怕了,不自觉地抓紧了姑姑的手,把头深深埋进姑姑的怀里。姑姑感受到了张明身上的颤斗,也就环保着张明,即而快速地往家走去……

就这样,

“走着…走着”……

突然,张明的姑姑停了下来,因为在她左前方的土坡上,站着一个人,由于这是黑天,看不清模样。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那是一个男人,确切地说那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

因为,那个人的身形很粗大,但仔细一看又有一些削瘦,更明显的是,他的驼背,从这些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可是这深更半夜的怎么会有一个老人在这呢。

感受到姑姑突然停下来了,张明抬起头问向姑姑: 怎么了,姑姑。

听到张明的声音,姑姑明显一颤,心想张明刚刚有所好转,不管那个人是谁,决不能让张明看到。

啊,没事,我们走吧!姑姑挡住张明和那个人的视线,便拉着张明往家走去。 而姑姑在走时候,也不忘在次看向那个人,因为姑姑觉得那个人的身影很像一个人,很像姑姑的爸爸,也就是张明死去的爷爷……

可是,当姑姑再次看向那个人时,只见那土坡上,黑通通一片,哪里还有人……

姑姑感到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于是便拉着张明快速往家走去……

又经过十多分钟,终于到家了,刚到家,张明便冲进房子里,来到东屋,坐在炕上,还是家的感觉好啊!

姑姑看张明跑进了屋里,也就放心了,便去西屋忙别的了,而刚才发生的事情早已忘了一干二净…… 张明舒舒服服地躺在炕上,躺着躺着。突然

张明听见外面有动静,难道有贼或者是野兽。对于老王家的羊死的事情,张明多少也是知道些的,难道这外面有野兽。

“呀” 这野兽不会就在窗外吧,因为此时的声音比刚才大多了……

沙…沙…沙……

动静越来越大,张明刚想喊姑姑,可一想,老是麻烦姑姑也不好,万一姑姑走了呢?爸爸很晚才回来,到时还得靠自己。此念头一生便挥之不去了。

张明决定先看看是什么,实在不行在叫姑姑,张明慢慢地、慢慢地靠近窗户,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于是,张明将头贴在玻璃上,向窗外看去,

“疑” 这是…………………

“啊”……

张明尖叫了一声,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早已死去了人,张明的爷爷。本来张明向外看去时,什么都没有,可后来仔细一看,只见在张明面前有一个人,一个用着同样表情看着张明的人。而他们之间就只有一个玻璃厚的距离…………

听到张明的喊叫,姑姑快速来到张明身边问道:怎么了,张明。

张明抽泣地看着姑姑说:我、我看到爷爷了。说完便趴向姑姑的怀里。

姑姑听到张明的话后,脑袋 “嗡” 的下,有些缺氧,难道在突坡上看到的那个人就是…………

姑姑被吓着了,不敢在想了,就这么抱着张明,等张明的爸爸回来。不知过了多久,张明的爸爸回来了。 看到张明的爸爸回来,姑姑便把今天的遭遇跟张明的爸爸说了。

爸爸一听便激动地站了起来,难道他说的是真的。 谁呀,什么真的,姑姑疑惑地问着爸爸。

只听爸爸说道: 你还记得父亲死后,尸体放在炕上,可突然尸体坐了起来,那件事吗?

记得,怎么了,有什么关系吗?姑姑疑惑地说道

当时,父亲的尸体坐了起来,我们都以为那是回光返照。可是,当时在咱家的那个阴阳师后来找到了我,他跟我说,父亲这并不是一般回光返照,而是 “尸变” 的预兆。当时,他就要我火化了父亲,可父亲死前说过不许火化,我也只好照办才是,在阴阳师走的时候,又跟我说了一句:一月有余、不出三个月,父亲保准尸变。我当时不信,也就没当回事,可现在…………

那明天赶紧把那个阴阳师在请来吧!姑姑有些着急又有些害怕地说道。

嗯……

平时的夜晚过的都是很快的,可今天这个夜晚,相当的漫长,真可谓是度日如年啊!而在这个夜晚,张明也不好过,噩梦连连啊,做完一个又一个。

总梦见他和爷爷四眼相对的情景,还有就是张明睡觉的时候,总感觉旁边多了一个人。而那个人赫然便是他的爷爷,经过一系列的梦,张明明白了,他睡觉的这个地方正是爷爷死时躺的地方……

想到这,张明又开始了他漫长的痛苦……

第二天,张明的爸爸起来之后,也没去干活,直接就去隔壁村的阴阳师家了。到了那,张明的爸爸简单把情况一说,那阴阳师二话没说,便跟着张明的爸爸来了。

到了张明家,阴阳师便说道: 我早就说了,你父亲肯定会尸变的,你还不信,事不宜迟,抓紧时间吧,早点除掉它也早省心些。别的我都准备好了,你只需在去叫些人,拿着汽油、工具,然后我们便上山。

好,我这就去准备,随后爸爸便出去了。

不一会,爸爸便找来十多个年轻力壮的人,手里都拿着家伙。 于是,便和阴阳师上山了。

爸爸他们上山后,便直接来到爷爷的坟前,而在坟的西侧有一个水桶般粗的大洞,让人害怕的是,在洞口边还有着羊毛和干泽的血迹。

同行的人都震惊了,尸变,难道是真的,他们有些相信了。因为爸爸去找他们的时候,把情况就跟他们说了,还有老王家羊死的原因,因为爸爸听说昨晚老王家的羊又死了一只……

只见阴阳师从布袋里拿出一些白色粉末,围着坟撒着,同时也叫人去找柴火开始搭架子。

不一会,架子搭好了,而阴阳师这边也好了,接下来便是刨坟,在大家的努力下,不一会便露出了棺盖,只见棺盖上有着一个大洞,正好一个人粗的大小。 有些人,害怕了,呼吸急促起来,只是碍于面子,没有跑罢了。

在阴阳师的指挥下, 众人慢慢将棺才捞出来,放在搭好的柴火架子上,倒上汽油,便开始点火了…… 火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可就当整个棺材末入大火中时。突然,从火中传来了嚎叫声同时也传出了浓浓的腐臭味……

“嗷”…“嗷”… “嗷” ……

嚎叫了很长一段时叫,终于缓和了下去,而此时的火,也渐渐小了下来,众人来到火堆旁,只见在火堆上有着一个,残缺不全的尸体。

这时,阴阳师说道,不行啊,还得接着烧,得把这具尸体烧没了才行,于是,大家便再次忙碌起来…………

作者寄语:本篇继上篇“因送丧而被附身的恐怖经历”的续写。 上篇有很多不足之处,现已改正,还望各位师兄多多指教。。。。

英德市劳保服加工

5吨万能拉力试验机报价

机电总承包资质

罗定地区厂服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