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墙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外墙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活着不孝死了孝-(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45:54 阅读: 来源:外墙岩棉板厂家

1.古怪的客户

俗话说:活着不孝死了孝。

经常有这样的人,父母健在的时候他舍不得给父母买一双袜子。等父母死了,他会给父母办一场很奢侈的葬礼。在葬礼上他会发出最感人的哭声,他为了表达自己的思念,给父母买了房子、汽车、牛马,甚至是奴隶和小妾…当然都是纸糊的,用不了多少钱。

正因为有这样“慷慨”的儿女,所以纸糊的东西比较好卖,也不受全球经济低迷的影响。于是便出现了一个行业----寿衣店。

在本县的艳香街就有好几家寿衣店,其中生意最红火的是44号的“天龙寿衣店”。这个店不仅店面比其它店要大,而且“货品”齐全。纸糊的有巴黎式临水别墅、美国式的五角大楼、阿帕奇飞机、丰田汽车、iphone6手机,还有纸糊的麦当娜、九井法子、、饭岛爱、李丽珍、杨思敏、舒淇和古代的四大美女。只要是纸能糊的出来的,这个店都可以卖。

听说老板包的小三也是纸糊的。

小三是不是纸糊的先放一边,但是此店的老板可是个人精!这老板人送外号叫“于百万”。于大老板不仅卖花圈和冥币,还在店里留了个地下室。干什么?这是此店的又一业务:寄存骨灰盒。

这一密室光装修就花了20多万元,不仅面积庞大,而且造型奇特。密室又分三个屋子。里面有几十个木头架子,每个架子又分十层,每一层分出五个空格。一个骨灰盒占一个空格。空格子空间很大,里面是一个别墅的模型,模型有一条可打开的木门。把这木门打开,就可以把骨灰盒放进去。然后贴上逝者的标签。家属要取走骨灰盒时按标签查找即可。

那位说了不是分三个屋子吗?怎么回事?三个屋子是道教、佛教、基督教的各选一间,然后放音乐。

这不!于百万正在密室里给客户介绍呢?他说:“大哥怎么样?够豪华吧?您把仙人寄存在这绝对放心!不仅担保他早登极乐,而且你们一家也会得到福报。”

“哈!有这么神?”那客户是个老年人,对于老板的话半信半疑。

于百万解释道:“你还不信?我把实话告诉你吧!为什么我在这开寿衣店?就是因为以前有个大仙给我算过,他说这个店是龙脉,开一家寿衣店保证赚钱,而且寄存骨灰盒更是对客户有利!哎呀,我都恨不得自己上吊,然后死这龙脉里。可惜我太忙了,没时间上吊。而且这里的寄存的骨灰盒主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哈哈哈!你可真幽默啊!”这客户道,“冲你这幽默劲儿,我就让我朋友住你这了!”

“啊?”于百万心说话:什么你朋友住我这地下室里?

“啊!是我朋友过世了,他没有儿女。只好我给他办后事”

“嗷!我说的嘛!聊这半天了,大哥您贵姓啊!”

这人从怀里拿出个名片递给于老板,然后笑道:“我姓牛,叫牛千万!”

“人都叫我于百万,看来我跟您老比我真是九牛一毛啊!”于百万又上来那股滑劲儿了,一边双手接过名片一边问道,“那您什么时候把朋友请来啊?”

“现在!”

“啊啊?现在?”

牛千万道:“我朋友刚火化,我本来想把骨灰盒放在他家里的。正好看见你的店。这样,我现在就把朋友从车里请出来。年轻人,多少钱啊?”

于百万心说:这也太急了吧?嗨!我管他急步急呢!赚钱是真的!这老头儿肯定是个开公司的大老板,干脆宰他一笔。随即说“大哥,一年1000元。”

牛千万道:“我给你1万!我把朋友寄存5年,但你平时帮我多照看,多上香。钱我不在乎,但是你如果不按我说的办,别怪我警告你,你可会惹上大麻烦呦!”

一般来的人寄存亲属骨灰最多三年,没有五年的。于百万为了钱自然是求之不得了“好 ”

牛千万点好了钱又从地下室上到一层,然后走向一台悍马轿车 ,果然从里面拿出了骨灰盒。等牛千万把骨灰盒又放在了一个架子里,然后微笑地说:“朋友我走了”

“您慢走”于百万道。

“我是跟他说”牛千万指着骨灰盒,不悦道:“这段时间先委屈你了,等事情办好了我不会亏待你的!”

于百万在一旁听的是浑身冰冷,心想:这人神经病吧?跟骨灰盒聊天儿!可能是感情太好了!不管这些,我开寿衣店的还怕这个不成?

快下午5点了,该休息了。等送走了这位“牛大款”,于百万也关了店门回到后院的卧室里。他从冰箱里拿出烤鸭热了一下,然后“嘭嘭”起了两瓶啤酒,生意做的好自然要小小地庆祝一下了。这不,啤酒刚喝了一瓶,他便等不及地数起了钱。看着今天的收入,他高兴的把鼻涕泡吹了出来:照这样,用不了几年我就能开家“天龙寿衣分店”了,我就是于千万了!到时候我也买辆好点的轿车,买套豪华的别墅。有钱谁还住这破院儿啊?等那时,我再把那丑媳妇也踹了,换个年轻的。" 哈哈!哈哈!我要发财了!"

“你们两个都给我”

“谁?”突然窗户外有几个人的影子,还伴随着脚步声,于百万吓的立刻喊道。他走到窗户前,人影又都不见了。不知道为什么,于百万从未这样的害怕过。

但他这人越害怕就越要往前冲,他把窗户打开往外探出头看了看,却什么也没看见。正准备关窗户时,却隐约地听到前面店里传来了女人的哭声!

接着又是男人的声音:“走吧,人家都来了!不让你在这住你就别住!”

那女人哭的更厉害了:“不!我在这呆的挺好!我不走!你都续弦了还来找我干什么?”

“我愿意找你!谁让咱儿子把我们安排在了一起!”

另一个男人的声音恐吓道:“有什么委屈回去再说!早晚会给你们算总账,马上跟我走!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啊!”“啊不!饶命!”那一男一女几乎同时惨叫起来。

于百万吓得心脏几乎吐了出去,但出于好奇还是拿了把菜刀直奔前院。当他到院子里时看到地上撒落着一堆堆冥币,还有已经被撕破的纸糊汽车和别墅!最使他恐怖的是明明听到三个人的声音,地上却只有一双牛蹄子行走的脚印。

声音是没有了,院子也是空的,这散落的冥币是怎么回事?想到这于百万“啊”的一声晕倒在了地上……

2.放不下的生意经

“你给我添麻烦了!知道吗?这样你马上停业!你马上离开此地并且改行!否则我不会放了你!”

耳朵里竟是恐吓他的声音,于百万不示弱地叫道:“你们都谁啊?我怕过谁?滚!都滚滚!”

“于哥!于哥!我是小倩啊。”“老大醒醒”“瘦鱼!给我醒醒!”有人晃着于百万,并呼喊着他。

“呀!你们怎么来了?大晚上的!”

“什么…什么大晚上?这…都中午了!”于老板的铁哥们儿陪在身旁,这个说话的叫小四磕巴。“早上我给…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

“一边去磕巴!放个屁也要二年!”郭刀子是他们里头年龄最大的,说到“瘦鱼!早上小四磕巴找你找不着,小倩也没找到你。我到你家一看你躺在院子里。看你不醒,后来大家找大夫给你瞧病。人家说你没事儿,就是酒喝多着凉了!你啊一个人喝这么多酒!刚才还净说梦话呢,什么‘你们都滚’‘谁家的牛来了’”

于百万这才明白,自己做了个噩梦;“哈哈!大哥,我还以为是真的见鬼了呢。我说怎么可能有牛脚印和乱七八糟的冥币呢!”

小倩惊道:“院子里的冥币不是你喝多了酒扔的?”

“啊?”于百万不由分说赶忙跑到院子里,一看果然那乱七八糟的纸人和冥币都还在地上,“真见鬼了!这怎么回事儿?”

小倩吓得魂不附体,一般她很少来于百万家里。但这两天一直没见着于百万的影子,寂寞之余她主动来看望自己的“心肝”。听了这离奇的事情她可呆不了了:“于哥,郭哥,你们先聊着,我得回家了。”

“回来!”郭刀子是个杀猪的出身,后来发财便转行开饭店了。他可胆子大的狠啊。“别都一惊一乍的!哪来的鬼?可能是百万儿喝多了耍酒疯。现在酒醒了又什么都忘了。走,上我店里喝点酒,压压惊!”

“还…还喝啊?”小四问道。

“吃点东西也行啊,这都饿肚子呢!”

……

咱们闲话少说,自从接了那个牛千万的生意,于老板是每天都做噩梦!不是有女人哭就是小孩子闹,而且每天晚上他都看见窗户外有牛的影子。最奇怪的是梦里总有一只牛冲他说“你给我添麻烦了!怎么还没停业?”

于百万一看这不行啊,照这么下去我不得让噩梦折腾死?我是不是得罪神灵了?有心停业搬家吧,又舍不得这的生意。不干这行我指着什么发财啊?再说我也不能让梦给制住了!

为了解决这个眼前的难题,于百万找了大仙给算了一卦。大仙拿着罗盘在院子里看了半天后说道:“你这开店的位置不对啊!冲撞了过往神灵!马上离开这!”

“当初找您来的时候,您不是说这是龙脉吗?”

“啊…对啊!是龙脉啊。但我话没说完呢,龙脉是给死人用的,你活人怎么能占着?马上搬家吧!”

于百万怒道:“我去你的!胡同捉驴两头堵!当初让我在这开店的是你,现在不让我在这开店的也是你!马上给我滚蛋,再让我看见你打折你腿!滚犊子!”

于百万这伙人在当地是说一不二的地痞无赖,没人敢惹。大仙撇撇嘴,连钱也没敢要就走了

于百万关上门后兀自坐在了板凳上,抽着中华烟盘算着:我请尊佛像和狐仙,再把关公也供起来。有神仙镇着就不怕晚上受鬼魂骚扰了。

于百万第二天就找了和尚和道士,请了尊如来和关公。并让师傅们给他们开光。这下院子里可热闹了。和尚念完经道士又念,一会儿是“佛光普照”一会儿是“清净无为”;一会儿“啊弥陀佛”一会儿“无量天尊”;一会儿“脱离苦海”一会儿是“上善若水”。小四磕巴还在院子里放了两挂鞭炮。

邻居们问怎么回事儿,于百万也不敢说实话。说闹鬼了以后生意怎么做?小倩就给打马虎眼:“这不嘛,最近生意很好,于百万为了还愿,请神来送吉祥。”其实小倩就是胡说八道,她对佛道两教的文化是一窍不通。

您会问我了,说这么半天怎么老是小倩小倩的,没见于百万的老婆啊?原来于百万和老婆一直感情不和,自从孩子成家后两个人干脆分居各过各的。于百万就住寿衣店的后院,人家老婆也开了家饭店不缺钱花,除了过年和儿子有事情以外, 于百万也不见自己的老婆。要不是孩子不同意,两个人就干脆离婚了。

小倩原是郭刀子饭店的服务员,因为人长的漂亮又离婚了。和于百万便勾搭在一起,结成了露水夫妻。在朋友眼里,两个人的暧昧关系是明铺暗盖。

书归正传,再说于百万请了如来和关公后可能是心理作用,果然不做噩梦了。生意也是照常的红火,隔三差五的还有来寄存骨灰盒的人。而且这生意似乎比之前更多了。人逢喜事精神爽!闲暇之余他还和小倩勾搭在一起,有时候大白天就在郭刀子的家里鬼混。郭刀子的饭店原本就不干净,经常有饭店里小姐卖淫的事情,郭刀子从中收提成。对老朋友和小倩的奸情自然更是视而不见了。

这天晚上,于百万在郭刀子家过的夜。正要搂着美人巫山云雨时,于百万突然感觉头晕目眩,整个似乎大地都在颤抖。他定了定神,却发现小倩的脸没有了血色,煞白煞白的。伸手摸去那脸蛋没了人形,分明身体变成了一层白纸。再看这屋子也消失了变成漆黑的一片,前方有一团微弱的火光,火光上站立着一只牛。

那牛张开嘴,竟然吐了人言:“我是牛二,今奉地狱衙役牛头神的派遣,特来惩治你!于柏,你人送外号于百万,借着寿衣店的生意发了横财。可是你为富不仁,在本地称霸。你该死啊!而且你与原配妻子没有脱离关系,你却背叛了她。和小倩乱搞男女关系。小倩更加可恨,只因丈夫贫穷孩子残疾,她为了过富裕日子便抛弃家人,到郭刀子那里从事卖淫活动。按照生死簿所载,在阳间半年后她才会被惩罚。我不等了!为了解气现在我已将小倩的肉身变作纸人,她的魂魄将困在纸人了。她将忍受饥饿和寒冷,什么时候有人来买纸人并且烧掉它,她什么时候方可道地狱听候处理。”

“是是,牛哥! 我以后一定积德行善!”听着这小牛的数落,于百万跪在地上缩成了一团。

“你开这寿衣店卖些花圈还可原谅!可是你这店生意出奇的好,大批量地生产冥币和纸糊的物件,导致这些肮脏的纸扎东西一货车一货车地都拉到了地府。 阎罗王特别生气!阴司不仅要查扣这些赃物,还要派我们清理这些垃圾。最麻烦的是我们的司机不够,还要到阳间抓几个司机过来。按照我们玉历宝钞上的要求,我们必须抓阳间违章的司机。现在违章的司机不是那么多了,连我们这些跑腿的小鬼儿都要累活了!你给我们添麻烦了,知道吗?”

“知道!”于百万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即改口道,“不!小牛爷爷!我也不知道给你们添麻烦啊,我这就改,我改。回去我就把店关了。以后我卖点有用的东西还不行吗?”

“好吧!这碗是后悔药,你喝了便可带着小倩回阳世,你将忘记我的样子,但是我对你说的话你会记住。我们见过面的事情不准跟旁人提起,否则我会要了你命!今后若你能悔改,你的恶报会减少。如若你仍然胡作非为,我会再来惩治你!”

于百万突然发现,地上竟变化出来一碗汤。于百万哀求道:“是是!牛爷说的是!我一定改!只是纸糊的小倩能不能别带回去了?怪吓人的,纸糊的人又不能用了,我要她干什么?烧了吧?”

“你这个混蛋!我好歹陪你睡过觉,你就这样对我?”纸人(也就是小倩)突然发出了声音。

“我忘了!”小牛突然吐了口水喷到纸人身上,纸人小倩再也发不出声音了,“你要敢烧她,你们的恩怨便会延续三辈子。别废话了,马上喝下后悔药!”

于百万遵命喝下了那碗后悔药,接着又是一次地震。震得他再次头晕目眩,迷迷糊糊。

当他醒来时,果然不再记得刚才的场景。只看到小倩真的不见了,留下了这个纸人,形状跟小倩很像!他的耳朵里还残留着小牛的余音:你给我添麻烦了!马上停业!马上停业!马上停业!

于百万看着纸人心想:好像做了个梦?不对!有什么人让我停业?我停业吧!这生意没法做了!弄不好再把命搭里了?

“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精彩!良心毁灭钱都要在! ”是手机的铃声!于百万接了电话,那边说了“于哥!我是小四…小四磕…磕巴!有生意了,是寄存骨…灰盒的生意!”

“我不做了!寿衣店要停业了!小四啊,你让他到别人家看看吧! ”

小四突然埋怨道:“别停业啊!这是我一老同学,他出国了,父亲死了没法回来,只要咱们给料理后事,他愿意出10万的价钱。骨灰盒先存你那两年,另外加钱。”

于百万犹豫了:谁他妈敢说自己不爱钱?庙里的和尚不是还争供养吗?啊你鬼魂儿给我托梦我就不做生意了?去他的!反正我家里有关公镇着。我可不能放着这么一大笔钱不赚。说道:“我接了生意。咱们俩五五分成!”

小四对红白喜事是外行,又没别的朋友,没办法只好同意了于百万的开价。等这笔生意完成后,钱包虽然更鼓了,于百万却还是提心吊胆起来。因为那个晦气的纸人小倩还在于百万的店里,没人来买,他也不敢擅自烧毁。

这些天,于百万没有再做噩梦。虽然最近人们发现小倩失踪了,但这么一个从事卖淫的“小姐”也没人追究。郭刀子就当什么都不知道也没细问。

消停了几天后,好事儿又来了。于百万的儿媳妇要“趴下了”,就是快生孩子了。听儿子说做B超显示是男孩儿,身体健康。于百万也是挺大岁数的人了,要抱孙子还能不高兴?撂下电话立刻到县城最大的超市买了营养品,犒劳儿媳妇和儿子。兴奋之余甚至连婴儿服装都挑好了。

在超市里买婴儿服装和奶粉的妇女居多,有很多都是大妈。男的还真少。于百万挤在一群女人中间觉得很尴尬,他看中一盒进口的奶粉,刚要伸手去拿,旁边的大妈就抢了过去。

“这是我先看见的,你怎么抢了?”在超市里于百万对这些女人嘟囔着。

那大妈也不示弱:“你也没付钱啊?没付钱就不是你的!你个大老爷们儿不会再伸手去拿吗?又累不死你? ”

“好好!我再拿一盒!”于百万把手伸向了货架…

“流氓!你干什么?”那大妈竟然吼叫起来。

于百万再一看,手怎么伸进了大妈的文胸里,还紧紧地贴在大妈的胸前上。他赶紧撤回来,可是手却不听使唤纹丝未动,好像粘在上面了。于百万赶紧解释:“大姐,我不是故意的!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还不放开”大妈惊道。

“不行啊!不是我不愿意松手,是手本身不想松开!”于百万越解释越给人一种流氓的印象。

跟大妈一起来的人也不少,有个高个子的老头“啪”的一把巴掌打在了于百万的脸上。于百万虽然很疼,可是手还是拿不下来。“你们看吧?手自己不下来!”

这时候商场的保安立刻跑了过来,“怎么回事儿?”

“这个流氓就因为我抢了他的奶粉,他就调戏我!我比他大十岁哩,他都能下毒手啊!”大妈胡说八道起来。

于百万的手突然不自觉地又撤了出来,嘴却没停住“是我的手粘上面了…粘上…怎么又下来了?”

“到派出所去,我妹子这良家妇女不能白让你调戏!”那老头道。

拘留了两天,又赔偿给人家2万元精神损失费,还上了报纸的头条。放出来时于百万的头都大了。

那边儿子又打来电话:“爸,你不说要来看我吗?怎么现在都没影儿?”

3.是,不是你干的

“我身体不太好,等孙子生下来那天再告诉我!”于百万心想:别出去了。再出去指不定还发生什么怪事!

说不出门儿也不可能,谁能窝家里一辈子?这不又该交水电费了。于老板走在路上正郁闷着,正巧看见郭刀子和人吵吵着。原来有个老头蹬三轮和郭刀子的轿车碰在一起了。其实是郭刀子开车闯红灯,一下就把人家别倒了。幸亏开的慢,否则老头恐怕也归西了。

郭刀子喝了半斤白酒,不依不饶地说:“老糟头子!你见过轿车吗?这时本田!日本车!你就这样给刮了,今天少说你也得给拿1000元!否则我让你横着过去!”

那老头也是个老实巴交的人,哭哭啼啼地不敢吱声。旁边的一个矮瘦子劝道:“你闯红灯把人家别倒了,你怎么掉过来讹人啊?别欺负人家老大爷老实了。赶紧走吧!”

于百万听到这里马上冲了过去,一拳打向哪个矮瘦子。可是拳头明明抡向矮瘦子,打过去后他却发现拳头落在了郭刀子的脸上。郭刀子的半边脸登时肿胀起来,疼的叫道:“瘦鱼,你怎么打我啊?你哪边的?”

“打偏了,我再来!”“嘭嘭”数拳过去还是打在了郭刀子的脸上。怪事儿!明明是冲那矮瘦子打的,怎么打过去后眼前的人就变成了郭刀子?

矮瘦子好像不知道是鬼魂作祟,还挺感激于百万呢:“大哥! 你仗义。替我好好教训这个无赖!”

“我教训什么,臭小子找死啊!”于百万又是一拳打了过去。打的时候还是奔着矮瘦子去的,挥出去后眼前的人却又变成郭刀子。

郭刀子骂道:“瘦鱼!你故意的是吧?我跟你没完!”

“没完你能怎么样?”于百万也是被鬼神儿弄的激眼了。

郭刀子拿出五十块钱对那老头道:“老头这没你事儿了,你走吧!马上走!”

老头知道要出事儿,拿着五十块钱灰溜溜地走了。

郭刀子抓住了于百万的衣领子:“我不能让你白打!跟我去派出所! ”

正好这时有位民警带着协警巡逻,就问两人因为什么发生的口角,于百万把实话也说了出来,说我也不是故意,打的是矮瘦子,怎么就打在了郭刀子的脸上。再一看,那个矮瘦子没了踪影。

民警说道:“你打谁都不对!跟我们走一趟!”

到派出所后,民警没说话,先调取了当时十字路口摄像头拍下的录像。录像中却压根儿没有矮瘦子的影子,只有郭刀子、于百万和老头推推搡搡。路口旁边倒是有一头小牛在观看,等老头走后民警的影子出现在录像里时,那小牛似乎叫了一声然后奔向旁边树林子里。

郭刀子酒劲没过又不想白挨打,对警察说:“我举报!这小子和我店的服务员小倩有不正当男女关系,有一天小倩和他在我店里过夜后突然失踪了,我怀疑是被他杀了。尸体让他藏起来了。”

“这…”于百万真没词了,这件事情可是没办法解释清楚的。你跟人家说小倩糟报应变成纸人了,现在等着被人买走然后去地府那报到呢!谁信啊?说出来警察不当他是神经病也得怀疑是他杀了人!

“没词了吧?”郭刀子冷笑道。

民警问道:“那服务员在你店里失踪了,你为什么早不报案?你跟这案子也有关系!另外有群众举报你容留他人卖淫嫖娼,我们经过暗访也掌握一定的证据,今晚正要拜会你呢。现在你就留这吧,把手机留下来!”

“我…”郭刀子酒也醒了也没词了,本来想陷害于百万却把自己也搁里边了。

当地民警经过调查,认为现在还不能确定小倩死了,也不排除小倩自己想离开此地的可能,都需要进一步侦查。

但是大家发现于百万的寿衣店有问题,竟然有在地下室寄存骨灰盒的业务,这是违法的!。

警察打开密室门后,又发现密室的木头架子都倒了。骨灰盒也全砸碎了,骨灰撒了一地。有人赶紧把于百万带过来,问怎么回事儿。

于百万看着一地的骨灰好像小型的沙漠一样,又好似面粉倒了一大片,这怎么跟客户交待啊?他们还不得把我撕碎了?密室的门只有我有钥匙,难道是鬼?想到这,于百万觉得眼前漆黑一片,就听“咣”的一声巨响。周围的人和物全部见了,一个长着牛脑袋的矮个子把他踩在冰冷的地上:“牛哥,怎么处理他?”

又一个长着牛脑袋的人站在一旁。这个牛脑袋比较大些,他身高约有两米四,体型好似大山,眼睛放着蓝光,恶狠狠地道:“他死期不到,再说我们两个虽未修成正果,却还是也算半个神仙。杀他这么个无名小卒也太丢脸了!”

此人正是牛头神,对于百万说“小子!你给我们添麻烦了!前几天老朽的弟弟牛二给你机会让你改行,你却不听。还开寿衣店!现在阳间时兴卖花祭奠先人,我们阴间的鬼神也很高兴。即便人家开寿衣店的也就卖点花圈和少量的烧纸到头了,你倒好?还花样翻新卖纸糊的别墅和汽车,听说你还糊了一大堆的日本女演员?你干嘛不把你娘也糊出来?你要反天啊?”

小牛插话道:“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不可逆转!一个人有机会成为人是几辈子修行得来的,应该珍惜生命,多做善事。人们可以有不同的信仰,但善良都是根本。人应为天下苍生谋福利,多为世界做过贡献,以回报地球和万物的养育!然而有的人活着作恶多端,接受阳间的惩罚,还有极个别的逃脱了阳间的惩罚。他们死后必须继续接受我们地府的惩罚。可是你们这些人偏偏卖些纸钱纸房子烧给死人。如果人死后能白白享受荣华富贵,不必遭受报应,那么天理何在?世道不乱了吗?我们阴司还要对你们这些小人烧来的东西详加记录,然后统一送到化脏池里销毁!尤其你的店造成的纸糊赃物最多,几乎翻了十倍!最可恨的是你竟然帮别人寄存骨灰盒,我们还得到你的地下室里抓鬼魂。你这脑袋里怎么想的?你不仅祸害阳间,甚至还破坏我们阴间的秩序,你必须接受惩罚! ”

于百万这才知道自己得罪的是阴曹地府牛头马面里的牛头神。他惊恐地哀求:“我错了!只要放我回阳间我一定改恶从善,再不开寿衣店了。求牛爷爷饶命啊!爷爷饶命!不!牛祖宗饶命啊!我错了!我是无名的小人,杀我也不露脸啊!”

牛头神道:“要不是你开寿衣店,卖出的纸糊玩意销量太大,谁稀罕看见你这么个东西?杀你是丢脸,而且你的阳寿未尽。不能随便要了你的命。这样,根据地府的律例,罚你在阳间做残废!”

不由分说,牛二把于百万的脑袋蒙上了,然后解开裤腰带往他的身上浇了泡牛尿。凡是牛尿浇到的地方,于百万都感觉钻心的疼,并且不能动弹。有个尿点还崩到了他的左脸上,顿时于百万觉得左脸已经麻木了。其实牛尿已经浇到了他的大半个身体,于百万可以说有四分之三的身体已经瘫痪了。而且反应能力也大大下降了。

“送他回去”

听到牛头神这声吩咐,小牛立刻踹了于百万一脚。于百万沉浸在了昏迷中。

等他在病床上苏醒时,说不出话,只看到儿子侍候他:“爸啊!你那店彻底黄了,我们赔偿给客户很多钱,又交了很多罚款。你得感谢我妈啊,为了替你还钱,她把自己的店也卖了。要不然人家客户都要把你儿子宰了。现在我们一家可以说是一无所有了。”

于百万说不出话也动不了,干张着嘴唇,那意思:我苦心经营了几十年的生意就这么没了?我的荣华富贵就这么黄了?我还得靠那个黄脸婆娘救济?还不如死了呢!起码死了,你们还能给我烧点钱,我也不至于分文没有啊!

(还惦记烧纸呢?)

他儿子接着说:“不过你放心!你儿子这回自己养活自己,儿媳妇也给咱们家生了个大胖小子。等你好点了就搬我妈那住, 咱们一家人好歹团聚了!”

听到自己没地住了,要和那丑婆娘住一起,于百万发出杀猪般的叫声,那意思是:我不见那老太婆,我宁可守寡!我不想看见她!

这时,于百万的原配妻子走了进来,对于百万道:“车怎么不撞死你?该死的老糟头子,你找了多少二奶?害的地你娘我跟着你倾家荡产!怎么样?最后还不是你娘我养着你?”

“妈,少说两句吧!”

于百万瘫痪的身体不能动,嘴里嘟囔着却丝毫不能制止他老婆的数落,他在心里悲哀着:天啊!我的苦日子来了!

那老太婆还啰嗦着:“你不说话了就完了你知道吗?你给我添了麻烦了!添了大麻烦!大麻烦!大麻烦!大麻烦!大麻烦啊!”

……

(完)

四平2008CPVC电力管高温安装注意事项

电动机振动筛日照移动式振动筛产地货源

验收开封七孔梅花管厂家选材讲究

PTFE材质波纹填料湖北非金属250Y波纹规整填料

凹槽管中山凹槽管一支起卖

山西MPP塑钢复合管施工注意问题

威海市定做液压散装饲料车厂家

济南通信工程HDPE硅芯管电力工程应用

防护口罩批发外科口罩一次性防护口罩批发

宜昌NHAP涂塑钢管安装准备什么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