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墙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外墙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澳大利亚希望在习近平访澳时宣布完成自贸协定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07:41:11 阅读: 来源:外墙岩棉板厂家

澳大利亚希望在习近平访澳时宣布完成自贸协定

正在北京访问的澳大利亚贸易与投资部长安德鲁·罗布(Andrew Robb)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中澳自贸区协议谈判已经接近完成,希望能够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本周开始访问澳大利亚期间正式签署。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此前宣布,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出席11月15日至16日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举行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九次峰会,并在峰会结束后展开对澳大利亚的国事访问。

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罗布表示,目前中澳自贸协定谈判还没有完成所有议题。但双方都希望能够及时完成谈判,从而让两国领导人在习近平主席访问澳大利亚期间可以正式宣布完成协议谈判。

自2005年启动以来,中国与澳大利亚进行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持续已经将近十年。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此前表示希望在今年之前完成谈判。

外资审查门槛提高至10亿澳元

“我们还有几天的时间来解决最后的问题。我们对谈判迄今为止达成的协议质量感到很振奋。”罗布说。 他强调,中澳自贸协定将会是一个非常全面的协议,给两国带来更多的机会。

罗布没有透露是哪些问题留待解决。他说,在这样的谈判中,只要还有未决的事项,整个协议都还处于未决的状态。“留在最后的问题通常都是艰难的部分,如果不能解决的话可能影响到前面已经达成共识的内容。”罗布说。

据澳大利亚媒体报道,留待解决的问题包括知识产权保护和农业问题。

中澳自贸协定还将涉及外国投资审查门槛条款。澳大利亚现行政策规定,超过2.48亿澳元的外国投资项目需要经过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的审查,只有来自美国和新西兰的外资免审上限高于2.48亿澳元。

对于来自外国国有企业的投资,则不论其投资规模大小,都需要事先经过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的审查。

今年4月,澳大利亚与韩国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7月,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澳大利亚期间,澳大利亚与日本也完成了自贸协定的签署。在这两份自由贸易协定中,澳大利亚将针对韩国和日本私人投资者的审查门槛金额提至10亿澳元,将不再对10亿澳元以下的投资进行审查。

尽管表示不能过多透露尚未签订的中澳自贸协定内容,但罗布向本报透露,在与中方的谈判过程中,澳方向中方提出了和韩国、日本同样的外资审查门槛条件。这意味着中国私营企业赴澳大利亚的投资审查门槛金额也将提升至10亿澳元。

罗布说,澳大利亚的发展在极大程度上依赖于外国投资,澳大利亚需要外国投资来帮助其建设基础设施,发展商业活动。他举例说,中国在过去20年对澳大利亚的投资对澳大利亚的自然资源和能源领域做出了重大贡献。“这是互惠的事情。我们受益于中国的投资,中国则受益于投资带来的自然资源和能源产品。”罗布说。

去年,中国与澳大利亚的双边贸易额增长20%,达到1510亿澳元。目前,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澳大利亚则是中国第七大贸易伙伴。

“在过去15-20年,澳大利亚为其能源和自然资源帮助中国经历这样的增长感到自豪。贸易尤其是自然资源和能源的出口也是澳大利亚在过去20年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我们期待能够继续这样下去。”罗布说。

对于澳大利亚经济过于依赖中国的说法,罗布回应说,虽然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贸易伙伴,但中国同时也是世界上其他123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中国重新成为一个强大的经济体对世界而言是好事,对中国也是好事,让数亿人脱离了贫困。

“中国对我们的经济繁荣特别重要。澳大利亚是中国第七大贸易伙伴。对于只有2300万人口的国家来说,这是一个相当高的比例。两国之间的经济是互相依赖的。”罗布说。

罗布表示,中澳自由贸易协定的签署将加强两国关系的发展,这种关系不仅限于经济层面。他举例说,目前有数以万计的中国学生在澳大利亚留学,澳方也鼓励澳大利亚学生到中国来上大学。同时,双方还有不断增加的商业兴趣。“这段关系是非常建设性的,也会有一个富有成果的未来。”罗布说。

澳大利亚在考虑加入亚投行

在启程前往北京参加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前,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在接受《澳大利亚人》报采访时表示,澳大利亚希望加入亚投行,但附有一定条件。阿博特说,如果亚投行明确会有像世界银行那样的管理机制和透明度,澳方不仅将加入亚投行,也会鼓励日本、韩国和美国加入。

10月24日,包括中国、印度、新加坡等在内的21个意向创始成员国的财长和授权代表在北京签署了《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政府间框架备忘录》,共同决定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在筹建亚投行备忘录签署当天,澳大利亚财政部表示,澳大利亚尚未决定是否加入。

罗布表示,尽管澳大利亚没有以创始成员的身份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但仍在考虑加入。在他看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有很好的潜力成为一个相当好的举措。在亚洲地区有巨大的基础设施建设资金缺口,这一缺口达到7500亿美元。“我觉得这家银行可以在补足资金缺口上发挥很大的作用。”

罗布解释说,澳大利亚没有以创始成员的身份加入亚投行是因为关于这家银行的治理机制还没有太多细节披露。他说,如果亚投行能够具备其他类似银行的治理机制,比如世界银行或者亚洲开发银行,澳大利亚不仅会加入,而且会抱着很大的热情加入。

亚太自贸区的跳板

罗布参加的APEC外交和贸易双部长会谈就《APEC推动实现亚太自贸区北京路线图》达成共识,同意启动并全面系统地推进亚太自贸区进程。

罗布表示,澳大利亚非常积极地支持最终建立亚太自贸区的目标。

在迈向这一最终目标的过程中,目前还存在不同路径。2010年,在日本横滨举行的APEC会议通过了建立亚太自由贸易区的可能途径成果文件,认为“10+3”(东盟十国加上中国、日本和韩国)、“10+6”(东盟十国加上中国、日本、韩国、印度、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等是实现亚太自由贸易区协议的重要环节。

“10+6”后来演变成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ECP)。目前澳大利亚参与了TPP谈判,同时也是RCEP谈判的成员。澳大利亚方面认为这两个区域性自由贸易安排,是最终达成一个亚太自贸区的重要跳板。

“这些双边、区域性协议比如TPP和RCEP,还有正在谈判中的其他一些协议,比如环境问题、贸易服务协议,就像墙上的一块块砖,最终可以在亚太组成一个自由贸易区。”罗布说。

在他看来,通过双边和数个国家参与的贸易安排,会比一步跨向亚太自贸区更容易一些。“如果把这些改变分步进行,在数个不同协定中来逐渐改变,会让所有国家加入一个协议的道路更加平稳。”罗布说。

罗布同时坦言,这些协议会给每个国家带来内部结构调整,这意味着不同产业需要进行调整来应对竞争。“这通常会很困难,会面临反对改变的政治压力,虽然这些变化从长远的角度看对国家是有益的。”

杭州后杠

广州钢绞线松弛试验机

长春扎扣

南昌不锈钢冷却管